顾方舟: 给国人造一艘远离脊灰的方舟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网络文化 >

顾方舟: 给国人造一艘远离脊灰的方舟

点击:88958
  

  顾方舟: 给国人造一艘远离脊灰的方舟

  中国医学科学院供图

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——共和国荣誉

  他引领我国脊髓灰质炎病毒学、免疫学研究及减毒活疫苗的研发,为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发生产、国家政策的制定、社会资源的调度、计划免疫的具体实施等各个环节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  92岁高龄的顾方舟在2019年的寒冬中离开,这一年的盛夏1600余名新生走进他工作了一生的中国医学科学院、北京协和医学院,成为医疗卫生事业的“新鲜血液”。

  如果他在,他会看到,开学典礼上莘莘学子们聆听他的故事时肃然起敬的脸;

  如果他在,他会看到,他坚持的“八年制”医学精英教育正在培养出更多的研究型医学人才;

  如果他在,他会看到,他倡导的协和“三严”学风,成为了协和人的信仰和执守;

  如果他在,他会看到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仪式上,他因拓荒脊髓灰质炎(以下简称脊灰)疫苗研发生产、护佑几代中国人生命健康,被授予人民科学家称号。

  靠非凡胆识做符合国情的选择

  时间回到上世纪50年代,那时即使天气闷热,各家各户也会让小孩呆在家里,因为外面存在着无形的、令人恐惧的脊灰病毒,会让孩子发烧后致残。更可怖的是,这种病毒可如“幽灵”般隐形,看似没有症状的健康人也可能携带。

  未知带来恐惧,对于科学家来说,为人民消除恐惧的第一步就是解答未知。

  彼时,国内流行的是3种脊灰病毒中的哪一类型尚未确定,病原学、血清学研究几乎为零,进一步的科研和临床治疗更无从谈起。1957年,顾方舟带领团队从横贯东西的12个城市中分离出患者粪便中的脊灰病毒,发现病毒的3种类型存在不同特性,依据临床表现诊断难以判断准确,也就难以做出精准的应对之策。

  顾方舟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研究,确定了国内流行的脊灰病毒类型,并建立了脊灰病毒的实验室诊断标准,让基层工作更具执行力。

  调研工作获得的大量病例愈发让顾方舟心急如焚,他给上级打报告,道出预防脊灰的紧迫:如果脊灰的发病率不高,预防工作可以慢些开展,但如今脊灰的发病率很高,终会在某年某地来一个大暴发。1947年柏林市的大暴发是前车之鉴,我国1955年南通、1956年温州的大流行也已经敲响警钟。

  1959年,顾方舟受命前往苏联学习脊灰病毒疫苗研制方法和生产工艺。他发现,现有的工艺虽好,但无论是成本还是接种周期,对当时的中国来说都不适合。在顾方舟心中,公共卫生事业要不得半点“书生气”,任何工作都要对人民有用、有利。

  在1959年的脊灰疫苗国际会议上,善于学习的顾方舟搞清楚了疫苗有“死”“活”之分,且死疫苗安全,但不会在人体形成免疫屏障,减毒活疫苗理论上可能会恢复毒力,但可成为天然疫苗,形成免疫屏障。

  国际专家这样告诉参会的顾方舟:“苏联开始用死疫苗,害怕毒力返祖,万一出点什么事,谁担得了责任,我们不好建议,你自己研究决定。”

  顾方舟以科学家的胆识、科学家的理性判断,为全中国人民做出了选择。他向当时的卫生部写信建议,选择未被证明安全、没有成熟生产工艺的减毒活疫苗,并亲自把毒种从苏联带回国。

  为研发疫苗他携子试“毒”

  1959年12月,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经原卫生部批准成立,顾方舟担任组长。

  疫苗从研制到生产,必须经过动物实验和1、2、3期临床试验证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。

  在动物试验过程中,研究团队进行了大量没有前人经验可借鉴的探索性工作。由于是减毒活疫苗,猴子的任何不良症状都可能证明疫苗的毒性难以控制。在脑内注射疫苗的实验中,猴子发生了腿发软的瘫痪情况。这是令科研人员胆寒的症状,如果被证明这是疫苗毒性引起的,那么整个研究将以失败告终。

  顾方舟冷静下来,他开始排查、判断:如果疫苗出了问题,同一批次的其它猴子也可能会有类似症状,而其它猴子安然无恙,最大的可能是注射时感染了病菌,导致猴子的神经系统出现了问题。随后的解剖检查证明了他的推测。

  疫苗研发生产的路上布满了“雷阵”,顾方舟就是“排雷手”,他通过制定严格的操作规程、检定规范绕开雷区,又在遇到漏网之“雷”时,单个排除,让减毒活疫苗进入临床试验。

  更严峻的问题来了:疫苗临床试验,谁第一批服用?

  冒着可能瘫痪的危险,顾方舟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,实验室的其他人也跟着加入试验。

  疫苗对大人无害,对孩子的安全性又如何呢?

  “当时我儿子小东刚好不到一岁,符合条件。”顾方舟说:“我自己的孩子不吃,让别人去吃,这不大仗义。”

  虽说搞这一行的心里有数,但给自己的孩子吃疫苗还是活疫苗,谁的心里不打鼓?小东试药的日子里,顾方舟过得尤为艰难。白天做科研,他把儿子带在身边,寸步不离;晚上孩子酣睡,他守在床边,难以入眠。观察期一个月左右。那段时间,同事见到顾方舟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的孩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随后的临床试验逐步推进,200万小儿服用疫苗后的流行病学数据表明,上海、天津和青岛的流行高峰基本消失,国产疫苗是安全、有效地预防脊灰流行的生物制品。

  “他引领我国脊灰病毒学、免疫学研究及减毒活疫苗的研发,为脊灰疫苗的研发生产、国家政策的制定、社会资源的调度、计划免疫的具体实施等各个环节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”中国医学科学院、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王辰院士如是评价顾方舟。

  “小糖丸”解决免疫策略大问题

  在顾方舟的脊灰免疫策略中,全中国的孩子一个也不能少。疫苗口服率要达到95%才能形成免疫屏障。这意味着,远在西藏高原、新疆大漠、贵州深山的孩子都要无一例外地进入防护屏障,稍有疏漏,病毒就可能复发。那时没有冷链,让疫苗有效地在全国短期内流通非常困难。用广口暖瓶配冰棍的土办法,效果不是很好。

  又是儿子启发了他。据《顾方舟传》记载:下班后回到家中的顾方舟仍在思考免疫策略问题,儿子看着他,他拿起桌上的糖果,在儿子面前晃了晃,儿子伸出小手急迫的样子让他开怀。糖!

  自此,顾方舟开始了疫苗糖丸的研究。他研发的脊灰疫苗“糖丸”,使中国进入无脊髓灰质炎时代。

  2000年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西太平洋地区已经消灭脊髓灰质炎。事实证明,人民科学家顾方舟,奉献了40年构筑的计划免疫策略没有漏掉一个孩子,在拥有960万平方公里广袤土地的中国;在地形多样、宗教民族众多的中国,他研发的脊灰疫苗遍及每一个角落。

  本报记者 张佳星

顶一下
(53715)
踩一下
(63915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